1. <legend id="q271c"><i id="q271c"></i></legend>

          <menu id="q271c"></menu><small id="q271c"></small>
          <ol id="q271c"><tbody id="q271c"><cite id="q271c"></cite></tbody></ol>
          當前位置:首頁 > 會展頻道 > 三農 > 正文

          江蘇852名“教授級”鄉土人才破“土”而出

          鄉村振興,人才為要。2019年,江蘇在全國創新設立鄉土人才職稱評價制度,目前全省已累計評審產生4批852名“教授級”鄉土人才。他們像一顆顆“金種子”,在希望的田野上破“土”而出,帶領技藝傳承、帶強產業發展、帶動群眾致富,釋放鄉村振興強大動能。

          深秋時節,淮安市金湖縣銀涂鎮五星村的芡實田里,碧綠的葉片在水面上舒展,形似“雞頭”的青紫色果實即將成熟,等待采摘。這小小的芡實是村里人的“金豆豆”,這些年,靠著芡實,村里年收入在10萬元以上的已達160多戶。帶領大家富起來的,正是村里的“土專家”——金湖縣五星水生蔬菜專業合作社理事長、高級鄉村振興技藝師張濤。

          真金白銀激勵,

          “土專家”嬗變“產業人”

          “技術是帶領大家的底氣,產業化則是致富的關鍵。”張濤回憶,當初,高中學歷的他到省農科院學習芡實種植技術,帶領101戶農戶成立合作社,投資近500萬元成立芡實加工廠,投資1000萬元建起水產品加工大市場。一步步走來,真的帶動村民們奔向了小康,現在村里“千萬富翁”達到20多戶、“百萬富翁”也有100多戶。

          去年12月,張濤獲評江蘇省第三批高級鄉村振興技藝師。“剛開始人社局推薦我,我都搞不懂這個職稱有什么用,還連擺手說我不需要。”張濤坦言自己從來沒想過,一個在農村摸爬滾打的人能被評為專業技術人才。但獲評一年來,他才知道這不僅是榮譽的認可,更有來自各界“真金白銀”的支持。銀行貸款資金額度變大了,利息變低了,市里面舉行的農副產品展銷會也一定有他的一席之地……張濤細數自己得到的“好處”,“水產局、農科院的專家們平時還經常給我技術上的指導和幫助?梢哉f從技術、資金、渠道等方方面面都受了益。”

          許多“張濤們”的生活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從1990年承包土地到現在的土地流轉,從面朝黃土背朝天的手工操作到全程農業機械化,從小打小鬧19畝地到1500畝的種植面積,從靠天吃飯到良種良法科學種植,于冬娟已不是傳統意義上的“農民”。作為啟東第一個家庭農場——冬娟家庭農場“掌門人”,于冬娟今年8月獲評江蘇省第四批高級鄉村振興技藝師,完成了從一名普通農民到新型職業農民再到“鄉土教授”的蝶變。

          71歲的溧陽市天目湖農業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夏安扣,1973年開始學蠶桑,已經扎根農村40多年,是那個年代的“新農人”。2005年,他組建了溧陽市天目湖農業發展有限公司,堅持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在專業從事蠶桑、繭絲綢產品研發、生產、銷售的同時,還發展了蠶桑技術技藝培訓、蠶桑文化研學教育、蠶桑文化休閑旅游。這些年來,已推廣蠶桑種植面積3000多畝,助農增收1億多元,帶領群眾走出了一條“特色富農”的蠶桑新“絲”路。獲評正高級鄉村振興技藝師的他,更堅定了“把論文寫在大地上,把成果留在農民家中”的愿望。

          燒餅制作師、種糧大戶、制茶高手、印染專家……我省深入挖掘鄉土人才資源,構建鄉土人才評價激勵機制,給予鄉土人才充分的尊重,一批批“土專家”“田秀才”正式獲評正高級和高級鄉村振興技藝師。在這樣正向激勵下,越來越多的“土專家”嬗變“產業人”,帶動農村發展、村民致富。

          化身致富“領頭雁”,

          土里也能“刨黃金”

          進入10月,泗洪縣青陽街道秦溝村,200畝的陽光玫瑰已被采摘完畢,馬兵帶著果農們操作施耕機,邊松土邊將腐熟的有機肥翻耕入土,為明年豐產打好基礎。

          瘦高的馬兵是泗洪縣團圓大棗種植專業合作社理事長,他曾成功繁育出優良品種——“泗洪大棗”,參與編纂“泗洪大棗高產栽培技術”“無公害泗洪大棗栽培技術規程”“泗洪大棗地方標準”。在他的帶動下,2010年泗洪全縣大棗種植面積達8000畝,輻射全縣10個鄉鎮,帶動農村剩余勞動力就業6000人。

          “農產品種植的品種和種類,包括農業發展的樣態,要跟上市場發展的變化。”2014年起,合作社開始試種陽光玫瑰。“陽光玫瑰對精細化管理要求很高,不同品質的售價天差地別。”馬兵娓娓道來:為保證葡萄的香甜度口感,就不能讓果樹瘋狂結果,從花絮期就要開始修剪,花絮上要剔除多余的花,只留5厘米左右的開花長度,之后還要請專人疏果,才能保證甜度和脆度……

          記者看到,馬兵的辦公桌上摞著厚厚一沓學習資料,既有他自己打印的《陽光玫瑰商品果全程簡明管理手冊》,也有今年7月剛出版的《陽光玫瑰精品高效栽培》。除了自學,馬兵還虛心和專家、同行交流請教,并給相鄰的果農傳授經驗。受他影響,兒子馬銳大學畢業后也回到合作社,還成了社里的技術骨干,指導周邊900畝的陽光玫瑰種植。100多戶果農在他們長期指導下,漸漸掌握了秋施基肥、疏花疏果多項技術?茖W的種植管護技術讓他們嘗到了“甜頭”,陽光玫瑰收益每畝最高達5萬元。

          鄉村振興,離不開這些扎根農村的鄉土人才隊伍,他們懂農業、愛農村、愛農民,成為鄉村振興的“領頭雁”。更難得的是,“領頭雁”飛起來了,卻主動飛回“山窩窩”,在曾經哺育自己的沃土上繼續耕耘。

          “榮耀再多,我還是個農民。”于冬娟說,“不能躺在功勞簿上睡大覺,是農民就得下田。”水稻分蘗期,是稻縱卷葉螟、稻飛虱和紋枯病的易發時期。那段時間,于冬娟和愛人楊永金每天下午5點多到田里,楊永金操控無人機給稻田撒藥,于冬娟則在田頭的車里給無人機電池充電,再用電動自行車送到楊永金手中。夫妻倆互相配合,每天都要干到晚上12點。“累是累了點,不過無人機效率高,1000畝田,三四天就可以全部撒完藥。”

          來自統計部門的數據顯示,江蘇農業機械化水平已高達88%,高標準農田比重達到65%。而在冬娟農場,這兩項數據均超過95%。于冬娟說,在政府的積極引導下,農場還朝著農業精品化的方向發展。農場1000畝稻田里,650畝都種植了金香玉1號、南粳5055、秀水2號等優良品種。通過良種良法提升農產品價值,真正實現了“土里也能刨黃金”。

          帶動鄉村振興,

          既要“塑形”也要“塑魂”

          “對我來說做好鄉村振興,就是要把鄉土文化傳承下去。”龔琦出生在泥人世家,已經是第7代傳人,如何把這項古老的民間藝術傳下去,是她一直憂心的問題。

          無錫惠山泥人作為一門傳統的手工藝,多年來因為缺乏創新內驅力而逐漸式微。開講座、辦體驗班,讓惠山泥人進學校、社區、工廠,每年非遺傳承人、江蘇省傳統技藝技能大師龔琦都要花不少時間到各地傳播泥人文化。龔琦還收了4位徒弟,毫無保留地向他們傳授技藝。讓她欣慰的是,年輕人在傳統技法之上,帶來了很多新的想法。

          和龔琦一樣,采訪中不少鄉土人才表示,推動鄉村振興,既要“塑形”也要“塑魂”。

          從一名鄉村染坊的小學徒,到正高級鄉村振興技藝師、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代表性傳承人,南通藍印花布博物館館長吳元新習慣了學校、染坊、博物館三點一線的生活。他立志把6萬余件藍印花布、絞纈、蠟纈、彩印花布、南通土布等紡織印染類實物遺存進行分類、編號、整理、拍照、斷代等工作,建立相關資料的數據庫檔案,對藍印花布這項有幾千年歷史的傳統藝術進行脈絡梳理。

          “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我就是通過這樣的方式來推動鄉村振興。”吳元新被南通大學特聘為非物質文化遺產研究院的院長,近5年來,他通過公選課、講座、非遺體驗課程及宣講活動,累計線上線下授課學員達十多萬人。此外,他還通過舉辦培訓班的方式,培養了來自20多個省份的400余位非遺傳承人。“我希望的是,課程結束后,學生們各自回鄉發光發熱,讓非遺扶貧和鄉村振興有機結合。”吳元新說。

          “我生在農村,又回到農村。感謝這個時代,讓我能參與到鄉村振興的事業當中。”南京雨花茶第5代傳承人、南京盛峰茶業的掌舵人陳盛峰感慨,夫妻一同獲得高級鄉村振興技藝師稱號,對他們是莫大的鼓舞,“我們都希望將雨花茶技藝傳承下來。”更讓陳盛峰高興的是,去年公司獲評江蘇省十大鄉土人才傳承示范基地,省人社廳還配套了100萬元的項目扶持資金。“南京3萬茶農,哪怕只有3000人掌握了技藝,茶產業都可以興旺起來。”他認為,江蘇有很多的能工巧匠,鄉村振興要結合江蘇特點,做好技藝傳承。

          鼓勵返鄉創業,

          呼喚更多年輕人

          “農村要發展,必須培養有理想、有文化的新型職業農民,但農業生產是比較艱苦的行業,很難吸引人才。”采訪中,陳盛峰也說出了自己的憂慮。

          哪怕是有了鄉村振興技藝師的頭銜,得到了政府部門的大力扶持,他還是感慨,在農村有能力抓起產業,卻不一定能帶出人。“我擔心若干年后,給茶園除草的人都找不到。”陳盛峰向記者展示了一個細節,在茶園改造時,他特意將茶樹種植行距從1.5米調整到1.8米,就是為了日后方便機械化作業。

          采訪中,大多數鄉土人才都向記者表示了同樣的憂慮。

          “別說是線上農業培訓了,即便是線下免費的農業知識講座,農民參加的意愿都不強。”于冬娟告訴記者,目前務農的大多文化層次不高、接受能力不強。線下“一對一”的指導都還學不會、搞不懂,線上或者“一對多”的輔導就更別說了。

          “鄉村建設還是需要更多年輕生力軍!”張濤感慨說,他一直想利用電商平臺對外推廣自己的產品,無奈對電商的了解少,下一步打算跟村里談合作,準備做大電商平臺,把銷量再“提一提”,這就需要年輕人助力。但和城市相比,鄉村創業吸引力還差了太多。“應該多鼓勵在外做得比較好的年輕人返鄉創業,還要經常組織能返鄉創業的人培訓學習,通過政府扶持提高鄉村吸引力,讓返鄉創業成為新潮流。”張濤建議說。

          “培養年輕的傳承人,比賣出多少產品重要得多!”吳元新認為,政府部門承擔著“輸血”的功能,但要想讓古老文化“活起來”,喚起鄉村文化振興,必須要有“造血”的功能。

          不難看出,招引更多年輕人來到鄉村,培養更多年輕有技能的新農人,成為“鄉土教授”們共同的愿望。

          “我們已經成功搭建‘科技研發+實訓基地+農民培訓+技藝傳承’的傳承模式。”夏安扣向記者一一歷數,公司著力打造了一支實力較強的鄉土人才師資隊伍,已培養5名博士生、1名碩士生、32名具有專業知識的鄉土人才技術骨干、85名各類生產操作能手。公司還成立農博技術培訓中心,舉辦“果、葉兩用桑的高效栽培技術”“高效省力化養蠶技術”“智能化低溫烘繭關鍵技術”等各類培訓班50多個班次,累計培訓新型職業農民已超過1500人次。

          “我給自己定了個‘小目標’。” 夏安扣說,到2023年,培養懂理論、會研究、能操作的實干型“鄉土專家”人才22名以上,各類技能操作能手50名以上,選擇8-10名有潛力的鄉土人才進行扶持創業,同時幫助扶持8-10個回鄉大學生及年輕人進行創業,“我相信,更多新時代的‘土專家’就在這些年輕人當中。”

          □ 本報記者 楊昉 蔣明睿 付奇

          免責聲明     責任編輯:管理員
          掃描關注黃淮網微信公眾號,第一時間獲取更多精彩內容。
          本文地址:http://www.www.gold-to-cash.com/finance/sannong/2021-10-19/451206.html
          文章關鍵詞:
          關于我們(About Us) | 工作人員查詢 | 免責聲明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加盟代理 | 網站地圖 | 手機版
          Copyright © 2009 - 2019 黃淮網(WWW.www.gold-to-cas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蘇B2-20140236     蘇ICP備18039698號-1    蘇公網安備 32031102000168號
          聯系地址:江蘇省徐州市泉山區西都大廈4層     聯系電話:0516-85752568     客服QQ:541440872     投稿郵箱: ZGJSXZ@sina.com
          黃淮網法律顧問:江蘇淮海明鏡律師事務所 田原主任     
                  
          日本a级作爱片一
          1. <legend id="q271c"><i id="q271c"></i></legend>

                <menu id="q271c"></menu><small id="q271c"></small>
                <ol id="q271c"><tbody id="q271c"><cite id="q271c"></cite></tbody></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