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legend id="q271c"><i id="q271c"></i></legend>

          <menu id="q271c"></menu><small id="q271c"></small>
          <ol id="q271c"><tbody id="q271c"><cite id="q271c"></cite></tbody></ol>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會員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書畫首頁 書畫資訊 書畫訪談 收藏拍賣 文學天地 書畫展示 在線展廳 書畫活動 三周年展
           
          書畫活動  
            書畫交易
          電 話:0516-85752568
          手 機:18952237259
          地 址:江蘇省徐州市西都大廈2-409室
           
          書畫訪談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書畫頻道 > 書畫訪談   

          太行風 / 肖映川山水畫新作選

          時間:2020-11-30    來源:    作者:
          內容摘要: 肖映川,1946年7月生于汕頭市,廣東潮陽人。 歷任海軍南海艦隊汕頭水警區美術員,總政治部解放軍文藝社美術編輯,汕頭畫院專業畫家、副院長,廣東省美術家協會副主席。 現

           肖映川,1946年7月生于汕頭市,廣東潮陽人。

           歷任海軍南海艦隊汕頭水警區美術員,總政治部解放軍文藝社美術編輯,汕頭畫院專業畫家、副院長,廣東省美術家協會副主席。

           現為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中國畫學會創會理事、中國美術家協會河山畫會會員、廣東畫院院外畫家,人民大學培訓中心客座教授、廣東省嘉應學院客座教授、中國版畫家協會理事、國家一級美術師。

           作品入選第6、7、8、9、10、11屆全國美術作品展覽,第10、11、12、13、14、15、16、17、18、19、20屆全國版畫展覽,第2、3屆全國中國畫展覽,中國金陵百家版畫展。并獲第7屆全國美術作品展覽銀獎、第8屆全國美術作品展覽優秀作品獎、第12屆全國版畫展銀獎。廣東省魯迅文藝獎(1992年),80—90年代中國優秀版畫家魯迅版畫獎(2000年),廣東省美協50年50經典作品獎(2006年),第16屆亞運會全國中國畫展優秀獎 (2010年)。

          ———————————————————————————————————


           

          秋波流轉

          肖映川

           初上太行,感覺就像一個瞎子突然看見了七彩霞光,或者像一個穿慣黑色布衫的女人,突然擁有各色綾羅綢緞一樣,那種驚訝、錯愕以及喜不自禁,讓人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2004年11月30日中午,我抵達河南安陽市,慢慢悠悠地從廣州至天津的258次列車下車,又慢慢悠悠地坐上專程趕來接我的太行農家老李的車。小車經過有“中國水長城”之稱的紅旗渠的故鄉林州,穿過一條約一公里長的隧道。我在車上,對即將發生的一切毫不知情。

           突然,車從隧道穿出,我雙眼一亮:一個巨大的大峽谷變戲法似地,“當”地一下橫在面前,原來,“桃花源”的故事并不虛妄啊,我目不轉睛地盯著眼前的太行大峽谷,快活得像接到了天上掉下的餡餅。

          肖映川 秋風 183×145 cm 2019

          肖映川 秋風 183×145 cm 2019

           面對大峽谷,你不得不驚嘆,世上再沒有比大自然更高超的雕塑師了!站在深不見底筆直如刀削的大峽谷面前,你才真正地明白什么叫鬼斧神工,自然就像一個手持利斧的勇士,一刀下去,就把這片土地齊齊刷刷地一塊塊開,大峽谷于是像一個巨大無比的大蛋糕一樣,露出里面斑斕的層層斷面,讓你品嘗不盡,驚嘆不已,這時候,你才意識到自己是多么地渺小!峭壁下面的山淵深不可測,我站在邊緣往下一看,雙腿便不由自主地抖動。

           正是深秋,太行像個成熟的美少婦,散發出無與倫比的魅力,層林盡染,整個大峽谷閃爍著黃金色的光芒,滿山的樹林像被施了色彩的魔咒,用各種暖色調奏出無比動聽的音樂:淺黃、橙黃、金黃、玫瑰紅、鮮紅、深紅……天呀!這簡直是一場色彩的盛宴,是誰在空中持著巨型彩筆,朝太行大地一點染,滿天滿地便都成了彩色的世界,目極之處,是紅黃兩種色彩的盡情狂歡,是美得讓人窒息的太行的秋天。

           秋天的太行山,以她極媚的流轉秋波把我擊中,我早已無法自拔,只有放任自流地讓自己醉了再醉。

          肖映川 橫刀立馬 183×144 cm 2018

          肖映川 太行深處 183×145 cm 2018


           

          黑白交響

          肖映川

           去過太行,就等于懷上鄉愁,回家之后,反復看從太行拍來的照片,畫的是太行,說的是太行,夢里也是太行。

           冬天一到,我就開始惦記著太行的雪來。在北方工作生活過十年的我,知道冬天的北方下雪是極美的,而大雪飄飄的太行,該又是怎樣的天上人間?

           于是不斷地打電話給石頭嫂,急切地問她太行下雪了沒有。終于在元旦前,石頭嫂回話了:“下大雪啦!瓦片一樣地蓋下來,就是冷,都零下18度了!”零下18度是什么概念?我在北方那十年也沒經歷過如此的嚴寒,便問準備同行的四位畫家,他們竟比我還堅決:去!

           說走就走,第二天,我們一行五人就來到太行。這是2005年1月4日,我第二次登上太行。

           太行,已經成了一個單色的世界,所有的色彩都仿佛一下子給濾得一干二凈,就像一張色彩照片,一下子變成了一張黑白照。山上所有朝上的一面,全部是炫眼的白;豎著的一面,全部是堅硬的黑;斜著的一面,則全部是柔和的灰。這崇山峻嶺中,唯有黑白的交響曲,在雄壯地奏響。這不是德國著名版畫家麥緩來勒的黑白木刻作品嗎?

          肖映川 雪原 183×145 cm 2019

          肖映川 月兒高 183×145 cm 2019

           大雪是天上寄給人間的信,一封一封,怎么也說不完。天地寂寂,空曠而干凈,簡單而豐滿。人站在雪花紛揚的山邊,除了震動與感嘆,已經插不上話。

           石頭嫂知道我們是南方人,特意為我們準備了新的電熱毯,在外忙碌了一年的石頭哥這時候也回家了,每天晚上,我們烤著烘烘的爐火,與石頭哥喝著杜康酒,唱著懷舊的歌,說些開心的事。

           我們天天上山,汽車小心翼翼地在山路中行進。我們時不時下車踩雪,像孩子似地玩得興高采烈,一踩就一兩個小時,怪了,居然并不覺得冷,有時還冒汗呢。

           冬天的太行是那么的安靜,幾公里外的伙伴們突然唱起了情歌:“妹妹你大膽地往前走,往前走哇……”我隔老遠老遠,居然聽得一清二楚。歌聲在這純凈的山谷中回蕩,啊,今夕何夕,我是已經“不知秦漢,無論魏晉”了。

           太行山冬天的嚴寒讓很多人卻步,但是這雪的世界,卻美得讓人不忍離去了。

           只有經過寒冷和大風的考驗,這最神奇的風景,才能讓你擁有。

          肖映川 聽雪 183×145 cm 2019

          肖映川 雪域 183×145 cm 2019


           

          太行思春

          肖映川

           春雷響過,萬物復蘇,我便尋思著:這時候太行山也該思春了吧?于是,2005年4月23日,便與幾位汕頭攝影家,帶著家伙第三次登太行。

           “賞心樂事誰家院?竟姹紫嫣紅開遍!” 呵呵,太行的春天,果真像個15歲的少女,姹紫嫣紅,生機勃勃。我忽然想起石魯的名畫《家家都在花叢中》,而眼前這些盛開在太行的花,是長在一棵棵高大的樹上的:粉紅色的泡桐、玫瑰紅的桃樹、潔白的梨花……一朵朵、一串串、一簇簇、一片片,濃烈而嬌艷,讓人目不暇接。簡直像少女心無城府的青春,毫無顧忌地盡情展示,讓你看不夠,愛不夠,只有滿腔的喜不自禁。

           而遠處的山峰,早已經不起春天的呼喚,綠得一塌糊涂。滿山遍野的樹木像得了思春病,該抽枝的抽枝,該發芽的發芽,隔著老遠,幾乎都能聽得到那些拔節生長的聲音。那一團團的綠加在一起,太行便成了一塊起伏著的綠翡翠,不停地在你眼前發出晶瑩的光亮,引誘你前去觸摸。

          肖映川 春水 183×145 cm 2019

          肖映川 清涼世界 183×145 cm 2019

           在峭壁邊上我們采訪了石坂鄉馬安垴小學,學校的門口上插著國旗,全校的學生卻只有三名:一名讀一年級的女孩和兩名讀二年級的男孩。校長是唯一的老師,什么都教,在這里已經教了十幾年,寂寞而堅持,從這座學校走出去的學生,有的已經上了大學。而他,十幾年如一日,伴著巍巍太行,靜靜而無悔地燃燒著自己的青春歲月。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太行山的巍峨與雄偉培養了太行山人與大山一樣寬廣的胸懷和善良的性格。在小賣部,我買了一包牛肉干,問多少錢,小伙子伸出五個指頭,我扔下五塊錢就走,那知他丟下小店追到外面來,說,牛肉干才五毛錢,便把找的錢塞回我手里。

           這就是太行山人。

           我站在生機勃發的太行的春天里,只覺得無限溫暖與依戀。

          肖映川 春雨 183×145 cm 2019

          肖映川 豐碑 183×145 cm 2019


           

          夏泉叮咚

          肖映川

           愛一個女人,就應該了解她的全部,愛上太行山,就應該知道它的四季。在領略了太行山秋天的奢華、冬天的圣潔、春天的浪漫后,8月11日我第四次登上太行,再一次感受到太行山夏天的熱情。

           說太行山夏天的熱情,并不是指天氣的炎熱,在這里幾天,日最高溫度才27℃,入夜還得蓋上棉被哩。所以當我們離開熱浪翻滾氣溫直達38℃的家鄉一夜之間來到太行山時,仿佛進入了一個清涼世界。我們登上太行的第三天正逢雙休日,來自太行山下林州市的成千上萬戶人家,卷著涼席,帶著干糧,乘著汽車,來到太行山上,一家挨著一家地把涼席鋪在通往國際滑翔基地的水泥路邊納涼消暑,談天說地、盡情玩耍,那場面好不熱鬧和壯觀。夏天的太行,以涼爽的天氣熱情地接待了上山的客人,讓多少人流連忘返。我們興奮得一個勁高聲呼喚著:“喂—,喂—,喂—”!滿山的蟬兒也一個勁地回應著:“知了—,知了—,知了—”。

          肖映川 麗日 183×145 cm 2019

          肖映川 白云幾朵 183×145 cm 2019

           夏天的太行呈現的是水域風光,隨便你往哪里一站,往哪里一看,到處都是如練似銀的瀑布、清冽甘甜的山泉、碧波蕩漾的深潭和潺潺不息的溪流。水簾洞比比皆是,你走著走著,一條飛流冷不防在你眼前跌落,桃花谷里的九連瀑是峽谷中最大的瀑布,人稱小黃果樹瀑布,落瀑成潭,潭瀉成瀑,潭瀑相連,浩浩蕩蕩。黃龍潭向上的飛龍峽,像一條匍匐而行的巨龍,其間大大小小的飛瀑你數也數不清。這次到太行,正逢雨天,雷聲、雨聲、水聲聲聲交響,我們在龍騰云繞的山中,仿佛置身于神秘莫測的童話世界。

           每天晚上我們都散步,從設在鄉政府的超市里買來書本,買來特產,買來水果,回到太行農家旅舍后我們又取出功夫茶具,一邊細細品著香醇甘甜的鐵觀音王,一邊看著中央電視臺正在播放的紀實電視連續劇《八路軍》;60年前八路軍在太行山上浴血奮戰打敗了日本侵略者,60年后的今天我們在這里重溫崢嶸歲月,感慨萬千。

           太行山變了,變得多情了,變得開放了,變得更舒心了。

          肖映川 夕陽 183×145 cm 2019

          肖映川 拂曉 183×145 cm 2019


          —————————————————————————————




           

           
           
          Tags標簽: 責任編輯:    
          上一篇:在西藏山水中找到精神家園——訪畫家楊進民

          下一篇:專訪畫家王易霓

          看完這篇文章,你的感受如何?
           
           
           
          Copyright © 2009 - 2019 黃淮網(WWW.www.gold-to-cas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郵箱: ZGJSXZ@sina.com
          聯系電話:0516-85752568 客服QQ:541440872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蘇B2-20140236 蘇ICP備18039698號-1 蘇公網安備 32031102000168號
          黃淮網法律顧問:江蘇淮海明鏡律師事務所 田原主任
              
          '); })(); 日本a级作爱片一
          1. <legend id="q271c"><i id="q271c"></i></legend>

                <menu id="q271c"></menu><small id="q271c"></small>
                <ol id="q271c"><tbody id="q271c"><cite id="q271c"></cite></tbody></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