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legend id="q271c"><i id="q271c"></i></legend>

          <menu id="q271c"></menu><small id="q271c"></small>
          <ol id="q271c"><tbody id="q271c"><cite id="q271c"></cite></tbody></ol>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會員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書畫首頁 書畫資訊 書畫訪談 收藏拍賣 文學天地 書畫展示 在線展廳 書畫活動 三周年展
           
          書畫活動  
            書畫交易
          電 話:0516-85752568
          手 機:18952237259
          地 址:江蘇省徐州市西都大廈2-409室
           
          書畫訪談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書畫頻道 > 書畫訪談   

          在藝術升華中求美求深求精

          時間:2015-11-23    來源:    作者:
          內容摘要: 方茂鴻先生 ——記國家一級美術師方茂鴻 方茂鴻,安徽全椒人。國家一級美術師。享受政府特殊津貼,F為中國書協隸書委員會委員中國書法家協會理事。曾任中國書法

           鴻先生 

          方茂
          ——記國家一級美術師方茂鴻
           
          方茂鴻,安徽全椒人。國家一級美術師。享受政府特殊津貼,F為中國書協隸書委員會委員中國書法家協會理事。曾任中國書法家協會評審委員會委員,書法培訓中心教授,安徽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副主席,安徽省書法家協會常務副主席兼秘書長,安徽政協委員,曾被中國書法家協會授予“德藝雙馨”會員稱號。
             書畫作品參加過多次全國展覽和國際交流展覽,國畫作品《山溝溝里的希望》獲全國美展銅獎。

           尊崇名家:但絕不是盲目崇拜
            
          凡是和方茂鴻先生見過一面的人,都感覺他并非因為掛著中國書協理事、安徽省書協常務副主席兼秘書長的頭銜而高不可攀。他的平易近人,表現在與他的交談之中。無論談世事還是談藝術,都想老百姓之間的正常聊天,常常是口無遮攔,想起啥就說啥。即便對名家權威,也未見其盲目崇拜,而是直言不諱,溢于言表,褒其所當褒,貶其所應貶,顯示出一種為人處世和從藝論道的瀟灑、從容、磊落、自信。
           
          作為頗有名聲的書畫家,茂鴻先生的藝術才華是多方面的。他的繪畫,不論是大幅山水還是小幅冊頁,不論是域外寫生還是臨摹仿古,多筆墨酣暢,氣韻生動,顯得大氣而無俗態,富有情趣而別具魅力。他的書法兼擅各體,篆、隸、楷、行、草等,均能手到擒來,妙筆生花,且各體皆有長篇作品。如《千字文》就有篆書、隸書、楷書、行草等多種書體的佳作。文天祥的《正氣歌》、王勃的《滕王閣序》、范仲淹的《岳陽樓記》等,這些洋洋灑灑數百字乃至近千字的名篇,他也是既有篆書手卷,又有隸書條幅,還有行書冊頁等。如今書家,常有盛名之下者,只擅長以某種書體或某種形式寫某些內容,即便創作參展,也多以苦心經營的少數字面世。若指定某字數多的內容請其書寫,常在布局、結體和點畫等多方面“獻丑”,暴露出基本功和書法修養的諸多不足。與之相比,茂鴻先生對書法藝術浸淫之深、理解之透、適應面之寬、把握之得心應手,實有霄壤之別。
           
          茂鴻先生精于篆隸,工于行草。有人說其篆書最佳,有人說其隸書為上,也有人說其行草稱善。竊以為,比較而言,還是隸書更應引起重視。為何?主要是其隸書在尊崇傳統中有所開拓,在一定程度上寫出了自己的面目,或者說他的隸書烙有明顯的“方記”烙印。中國書法家協會主席張海先生在《方茂鴻印象》一文里,肯定其隸書在學習和繼承前人的基礎上頗見“一厘米”創新的趨勢,是為確論。

           珍愛藝術:但堅持獨特審美觀
           
          茂鴻先生的隸書主要筑基于漢碑,厚重樸拙者《張遷碑》、奇縱恣肆者《石門頌》、遒勁峻拔者《禮器碑》、飄逸秀麗者《曹全碑》等等,在其作品中都可見出雪泥鴻爪?墒,他的隸書決不是某種漢碑的簡單翻版,你甚至很難確切指認其隸書出于某碑某帖,卻又明顯感到他深得漢隸及書藝三昧,寫得既古意盎然,又給人耳目一新之感。何以能如此?以下四點似可注意:一、他多年鉆研篆書,以《散氏盤銘》、《毛公鼎銘》為體,金文及諸碑為用,所作篆書既蒼拙端莊,又雄奇恣肆;而在作隸書時,則有意將某些篆字的結體和筆意滲透到隸書之中,使作品增添了古拙之氣和蒼雄之感。二、他曾專心于簡牘臨寫,對秦漢著名簡書及章草細心揣摩,吸取簡書及章草打破正統字體形態及傳統審美觀念,隨情適意自由書寫的態度,并將一些飄逸放縱,流暢自然的筆勢融合到隸書創作中,使作品平添了秀健而飛動、整飭而靈巧的美感。三、作為中國書協理事和諸多全國重點書展的評委,他不僅關注當代書法藝術的演進態勢,稔熟各體書藝審美傾向的變化,更對書法史和書法理論頗多鉆研,曾參與編撰高校書法教材,這使他能夠站在歷史和時代的高度,審慎選擇與其他書家差異化發展的戰略定位,理智且睿智地確立自己書藝的主攻路徑。四、他是書家兼畫家,長期潑墨作畫形成的美感對于書法結字造型和章法布局均有良好助益。同時,他還喜愛戲曲,能夠吹簫、操琴、自拉自唱京劇,對國學詩文經典和音樂等亦有廣泛的興趣,這些“書外功”滋養了他的書法,也使他具備了較高的文化素養、培育了較為純正的藝術品味和審美眼光。
           
          從實踐看,臨習隸書,特別是《乙瑛碑》、《史晨碑》、《曹全碑》等,稍不留意即易滑向“俗書”泥沼。當代書壇對興盛于清代的碑學的審美接受,很大程度上建立在傅山“寧丑毋媚,寧拙毋巧,寧支離毋輕滑,寧真率毋安排”的理論支點上。由這“四寧四毋”所引導,“丑拙”被認為是碑學的重要審美特征,并被視為診治帖學末流軟媚靡弱病癥的良方。因之,作為審美范疇的“丑”被清代碑學所提倡,乃至蔚成風氣,在實踐中則形成了對“丑”的內涵做出不同詮釋的兩條演進脈絡:從清早期金農的“漆書”,到近現代沈曾植、徐生翁的“丑書”,再到當代王鏞、沃興華的“民間書法”,這條脈絡更加青睞和挖掘 “丑”所蘊含的“拙、險、怪、野”的審美意趣。不過,力倡碑學的更多書家并沒有走這條路,不論是鄧石如、伊秉綬、趙之謙、吳大徵,還是康有為、吳昌碩、張裕釗、李瑞清,乃至于右任、曾熙等,都主要是從個性張揚和生命力宣泄,從雄秀豪放,即正大陽剛的層面來把握和闡釋“丑”的審美意蘊。清楊翰《息柯雜著》評鄧石如書法“媚姿中別饒古澤”,于右任為其標準草書定下的原則是“易識、易寫、準確、美麗”,這里所說的“媚姿”、“美麗”,都是在肯定碑學“丑拙”審美特征前提下,注重漢字端莊風貌的明證。這一脈絡的碑學家敬畏漢字博大精深的書藝傳統和數千年形成的審美習慣,有意防止和杜絕“審丑”滑向“怪”、“野”之途,從而避免了對“丑”的直觀簡單的理解,獲得了對“丑”的審美超越。

           學無止境:力求在探索中求精 
           
          面對碑學不同流脈的不同探索,茂鴻先生明智地選擇后一方陣書家作為自己追隨的目標。然而,追隨前賢并非泥古不化,完全重蹈覆轍。崇古揚新是中國書法發展的通則,也是古往今來書家心向往之的境界。為了在隸書上寫出哪怕丁點自己的特色,他對歷代法書,特別是隸書及相近書體,仔細琢磨寸長尺短,品味風雅異韻,通過不斷摸索和調整,終于慢慢開啟了自己的一扇天窗——盡管這扇天窗還比較小,開啟的幅度也不大,但我們已能從中國書法星漢燦爛的浩瀚夜空中,窺見“方記”隸書的發出的微弱而特異的光彩。他的隸書,由于較多揉入了篆書和簡書的結體及筆意,時顯亦篆亦隸,似簡非簡,篆隸熔合,簡隸難分的模糊朦朧卻又動人耐看的容貌;又由于吸收了鄧石如及其他名家法書(如鄧石如隸書捺筆的寫法)的長處,呈露出以碑為底,以帖為面,體勢開張,逸宕多姿的風采。尤其是他飽含激情或心態輕松適意情形下寫出的作品,圓筆取勢,展拓有致,在強化碑的造型感和篆的金石味的同時,又表現出帖學郁郁芊芊和夭矯多變的美感。茂鴻先生曾經很認真地對我說:“現在是‘書法熱’,很多人都在寫字,大多數是在瞎劃,是在浪費和糟蹋宣紙,我今天的努力就是為了讓后人承認我是真正的書家。”驗之他在書藝上取得的成績及每日孜孜以求的狀態,相信此言不虛。
           
          近年來,方茂鴻先生作品入選數十部書畫專輯,《中國書法》、《書法》、《書法世界》、《中國書畫報》、《書法導報》、《中國文藝報》等數十家報刊發表作品和專版介紹。作品被數十家文博單位收藏,數十處碑林選刻其作品,中央電視臺專題介紹其書畫藝術成就。參與編寫高校書法教材《書法鑒賞》,另有論文數篇發表于有關報刊,出版有《方茂鴻書畫集》。曾隨藝術家代表團先后出訪日本、俄羅斯、法國、意大利、德國、美國、加拿大、奧地利、荷蘭和澳大利亞等國家和地區。 
           
          可以說,茂鴻先生對書法絕不是一般的愛好,也絕不只是用來裝點門面,或作為獲取名利的敲門磚。他在《書法·生活·人生》一文里說:書法是他生活中不可或缺一個的重要組成部分,他的生活和人生已經與書法融為一體,并將相伴直到永遠。他雖然已年過六旬,但對書畫家的藝術年齡來說,可謂正值盛年,正是攀登書藝高峰的最佳時期,或者說,正處于邁向“人書俱老”起步階段。我們相信,他在今后漫長的書藝道路上,一定會越走越精彩,不斷給我們帶來新的驚喜。(老藤)
                                     
          責任編輯:滕富生
           
           
          Tags標簽:書法  隸書  審美  作品  先生  藝術  作為  自己  還是  協會  數十 責任編輯:    
          上一篇:金水:五十余年閑歲月,側身鬧市作壺公

          下一篇:楊進民的西域山水

          看完這篇文章,你的感受如何?
           
           
           
          Copyright © 2009 - 2019 黃淮網(WWW.www.gold-to-cas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郵箱: ZGJSXZ@sina.com
          聯系電話:0516-85752568 客服QQ:541440872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蘇B2-20140236 蘇ICP備18039698號-1 蘇公網安備 32031102000168號
          黃淮網法律顧問:江蘇淮海明鏡律師事務所 田原主任
              
          '); })(); 日本a级作爱片一
          1. <legend id="q271c"><i id="q271c"></i></legend>

                <menu id="q271c"></menu><small id="q271c"></small>
                <ol id="q271c"><tbody id="q271c"><cite id="q271c"></cite></tbody></ol>